资讯 > 行业分析 >正文

 最近,贵州茅台、五粮液、泸州老窖、山西汾酒陆续发布2020年度业绩预告,不出意外,这四家酒企均实现了营收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双增长。从数字方面来看,我们发现,品牌集中度的加速和加剧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。

  1:从量变到质变,

  白酒进入两极分化、局部繁荣

  超30%营收被四大巨头拿走,白酒业还有哪些红利?

  四大酒企中,泸州老窖并未明确公布自己2020年的营收数据,但根据其公司公告,2019年营收为158.17亿元,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为115.99亿元,2020年度业绩同比上升。

  山西汾酒2019年的营收数据为118.89亿元,按其公布的2020年业绩预告增长幅度来推算,其2020年营收为138亿元~141亿元(具体请以上市公司公布数据为准)。

  由此我们来推算,四家白酒上市公司2020年的营业收入已经超过了1800亿元。此前,有公开数据显示,2020年1~11月,规模以上白酒企业累计完成销售收入5059.85亿元,据不完全推算,四大酒企2020年的营收大概能占白酒整体营收的三分之一。

  “白酒在2020年两极分化、局部繁荣的特点十分明显”,北京君度卓越咨询董事长林枫说到,“深层次原因在于两个方面。一方面是竞争红利,原来一线名酒擅长品牌做战,但是市场能力比较弱,不过经历了行业调整期后,它们的市场运营能力不断加强,并且市场下沉做得越来越好,抢占了不少区域酒企的空间,再加上消费者越来越理性,对品牌的依赖度不断提高,使一线名酒的占有率进一步提高;另一方面是消费红利,白酒这一周期还没走完,再加上经济层面的因素,白酒触发了金融属性,业外资本不断涌入,不少人才也进入白酒产业,这些都造成了品牌集中度的提高。”在林枫看来,竞争和消费红利让头部企业的市场能力越来越强,所以它们的蛋糕占比也越来越大。

  “从宏观层面来看,这是一个行业自由竞争的必然结果,也是行业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。”智达天下营销顾问机构总经理苑继明表示。他认为,2013年以后,在经济新常态、三公消费受限等综合背景条件下,白酒行业尤其传统名酒企业的市场化意识和机制被充分激活,市场的挤压式竞争愈演愈烈,市场份额和优质资源向头部企业集中,就成为必然。

  再从微观层面来看,行业集中度提高的背后,也是消费端的趋势演变和主体企业主动作为的结果。消费升级和消费者主权时代的来临,使得消费者对一瓶“好酒”的定义和理解能力大大提高,在购买选择上自然倾向有着更强品质背书的优质品牌。另外以头部名酒为代表的传统优势酒企纷纷进行产品下沉、市场下沉、管理下沉等,也收割了大量地方品牌的份额,加速了市场的集中化。

  2:继续演进,

  现阶段集中化呈现哪些特点和趋势?

  事实上,集中度在近几年来的提及率非常高,这一观点得到了苑继明的认可,他表示,从2013年白酒业进入调整期以来,集中度提高就一直是主旋律,其中表现出来的头部活跃、竞争分化、强者恒强等,都是对集中化的不同描述而已。

  那么,如今产业集中度呈现出什么哪些趋势?苑继明认为,在2020年这样一个极端年份下,头部白酒企业仍能保持不错的营收和利润增长,说明白酒的行业集中化已经到达一个量变到质变的标志性节点,如果按照cr8的总份额来衡量,白酒业已呈现出一种“寡占”特征(按照对行业集中度一般界定,cr8超过40%即为寡占竞争市场)。
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。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热文推荐